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311211黄大仙生肖资料 > 决策表 > 正文

极端乐队Extreme的录音室趣闻 附图说明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17

  先说说这两位和Extreme乐队息息相关的人物。MW是大名鼎鼎的金牌制作人,Extreme成名作Porno就是他的手笔。08年1月份的重组演出MW也有去看,Gary还戏称他为Mr.Pornograffitti。不过Porno之后Nuno就接手了制作人的宝座,后来的专辑3 Sides和Punchline就是乐队自己担任制作了。而Bob 是Nuno长期合作过的一位混音工程师,非常可爱的一个人。Bob在Nuno16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参与过Extreme的所有专辑(包括08以及Nuno的solo专辑Schizophonic的制作)。

  Extreme I是个艰难的开端。它被录制了两次,因为乐队不喜欢刚开始Mack(即Reinhold Mack,曾给Queen作过专辑的一位制作人)弄出来的原始版本。他们本来想让我来做这张专辑但是那时候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新手一年半之前还呆在国防部某个二级承包商那儿干着朝九晚五的活,给导弹防御系统调谐振荡器什么的。再说当时是他们第一次做唱片,尽管我之前给他们录过很多歌还帮他们签到了这张合约,但还是觉得Mack才是能控制大局的人。于是我跟他们说也许到第二张唱片的时候我们再合作,他们很不高兴,不过也没办法。

  录音2个月之后,乐队被吓到了。Mack搞出来的原始版本听起来,呃,像是某种Billy Squier和Queen的杂交品种,参杂着一点貌似还挺牛掰的吉他solo。因此当Mack过完圣诞回来工作的时候,乐队决定他们要把所有东西都重新录制一遍(我和他们说这不是个好主意,过分录音和过分原始都不好)。Mack决定还是留下来当监督。因为不管怎么说毕竟制作人还是他。

  接下来的3个月简直难以言述。所有人都住在录音室里,乐队成员,当时的经济人,我,Mack,还有录音室的所有者。那个录音室的地理位置极其偏远,开车要45分钟才能到市里。这不像在纽约,你不高兴了随时可以走人。那儿简直就是个监狱,音乐监狱。

  当时乐队和制作人之间一直存在争执不和。而我就是那个中间人。Mack存了一大堆原始音轨切片,我们有24样合成主盘,新段子,老段子,背景段子等等。所以很容易丢失某些音轨。而且Mack从来都不清理它们,所以有时候很难找到什么素材在什么地方。

  但是,某天早上,我醒得很早睡不着了,只觉得再也忍不下去了。冻死人的冬天,我们全聚在这个傻呼呼的房子里千方百计想要“生孩子”,我受够了来自制作人的冷嘲热讽和粗鲁言语那个时候我还处于很情绪化很不会为人处世的阶段我想那会儿我们都是这样。于是我一边做备份一边清理音轨当我注意到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搞的,Play with me中的solo部分已经被洗掉了。这是很奇怪的,当然我们还有备份。不过那卷备份里有一层多余的背景和声。

  是在清理的过程中被洗掉的吗?答对了,那整段吉他solo的其他主盘和副本呢?

  于是在这个多雾的清晨,我把乐队都叫起来了(任何人敢在上午11点之前叫乐队起床都会遭遇大臭脸)。我们都坐在控制室里,我跟他们说如果事情再这样下去我就要退出这个项目了。Gary和Nuno看着我,说:“别啊你留下来啦,要走也该是Mack走嘛”

  事实上,当时所有人都离开了控制室,我也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坐着,一动不动地盯着地板。

  当然了,我没辞职。我们一起完成了那张唱片我们所有人,包括Mack。后来Play with me的solo重录工作是Mack做的。老实说如果不是我做了擦除,你们就没机会听到现在这段火力十足的solo了。所以这也算是好事一件。

  至于Play with me里模仿莫扎特土耳其进行曲的小段子,它没有任何掺假,就像你现在听到的一样,是Nuno弹出来的。(这个我有点小惊讶,因为我一直以为这段和He-man Woman Hater开头那部分一样是用了延时或者什么其他技巧录制的,因为太快了,而且模拟小提琴的音色也很像)

  2. Nuno录音用的吉他的确不太多,只有N2和N4,再加上一把黑色fender Strat。

  3. MTW有过不下8个版本。比如分三四个声部的和声版,手鼓版,清唱版等等。电台里常常播出的那个版本并不是现在唱片中出现的这个,而是带有指击镲和沙锤伴奏的版本(因为当时有种普遍认知就是热门金曲必须得有打击乐器伴奏)。这个版本是在乐队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编辑播放的,也就是说在乐队成员从广播里听到它之前公司并没有和他们打过任何招呼,于是Nuno自然很不满意。

  5. 3 Sides的制作时长严重超时,录音室租期已到,专辑却还没完成。当时下一个客户就站在门口等着,他们的经纪人一边看表一边皱眉,已经有人在屋子里收拾垃圾打扫卫生,而前一天只睡了45分钟的Nuno和Bob还在不为所动地埋头于Who Cares中那分成了80片的交响混音。

  7. N同学不愧于乐理白痴这个光荣称号,他甚至不懂常规的音乐符号和书写规则,递交给Bob的用于剪辑音频的所谓编辑决策表(EDL)完全就是鬼画符式的草图,他觉得想要切断的地方就画一个小X标记。而这些小X中的某些段落是根本不能分割的。

  8. Punchline花了6个月才制作完成。在弗罗里达的Criteria录音室,一周6天,每天工作14到18小时。有时候Carl Nappa(Bob的助手)还要在周末和Nuno一起继续Nuno的solo唱片的制作。大家几乎所有时间都是呆在一块儿,吃的只有寿司和印度食品,周末就上楼到Nuno的小公寓里狂打Medden橄榄球游戏,一起逛街,一起购物,一起去脱衣舞俱乐部找乐子

  9. Seven Sundays本应该作为单曲发行的,但是Paul Geary很讨厌这首歌。在Extreme II时期乐队曾经在Herb Alpert(公司大老板之一,A&M中的A)的办公室给他表演过这首歌。

  10. Dont leave me alone本来是打算作为3 Sides专辑的曲目一起发行的,但是当时78分钟已经是一张CD的极限了,所以这首歌没被收入专辑的CD版,而只是出现在磁带版里。事实上在磁带版里出现也是Nuno和厂牌大吵一架后争取来的,因为公司坚持这么点成本支出就只能给出这么多东西不能再多添了。(Nuno跟唱片公司闹腾的次数我已经不希得数了)

  11. Schizophonic时期在曼哈顿硬石餐厅,某天晚上Nuno在餐桌上给人签名,结果他的头发不小心被桌上的蜡烛给烧着了。(也许这就是后来他死活要剪短头发的原因?)

  12. Nuno在录音的时候总是一个人。他能一连几个小时地坐着,没完没了地重复某个特定的小段。新砖里的吉他部分大多是他在自己家的录音室里录制的。关于N同学的完美主义偏执症Bob有段很搞笑的描述:要是可能的话,Nuno绝对会跟着卖出的CD一起到你家起居室,帮你打开音响设好EQ甚至调好音量——就为了确保你听到的是最佳状态的声音= =N同学的龟毛作风常常让专业人士Bob也觉得疯狂,虽然他一直都支持N同学去追求他那种极致的完美,但他也承认事实上整个录音室里唯一能听出来二者区别并纠结于此的人其实只有Nuno自己而已。(啊,寂寞如雪)

  14. 新砖大部分音轨是在07年10月开始在好莱坞的NRG录音实制作的。期间有段小插曲:Nuno突然异想天开,想要抛弃数字录音设备,试着用老式的模拟设备录制吉他部分。然而一番大肆折腾之后N同学终于承认传统的模拟录制只有更糟糕的份儿,他返回控制室,不堪重负地坐在Bob同学身边,一脸焦虑症即将发作的样子。Bob就问你还好吧,N同学茫然远目,道:我觉得噩梦重现了现在我只想看到Carl坐在助理的位子上,然后我自己就可以躲到好莱坞后山的丛林里过完下半辈子!

  嗯,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用对形容词。虽说对着既定事实做毫无意义的美好假设实在不是咱的风格(伤春悲秋有毛用关键是向前看哪握拳!),不过鉴于原帖里从头到尾都充斥着“Nuno浪费天赋”“E团叫好不叫座”这样的争论,实在是让我想无视都不行。那么偶尔咱也严肃一回吧。首先是一点引用。

  80后成名的那些乐队由于自身流派的原因,在新的音乐风格开始流行之后的确会因此而失去市场。但是Extreme是一个特例,他们的走红不是因为自己的一贯风格,而是因为MTW这首“例外”。MTW的成功在于很多并非金属迷或摇滚迷的人买了它。我认为如果他们在下一张专辑里放进一首这样的歌,那么这张专辑能像Porno一样大卖。MTW式的歌曲无论什么时候进入市场都能够赚钱,因为这首歌的受众并不是那些听歌品味会随流行而改变的人。3 Sides在编辑制作方面没有问题,但是唱片大卖并不在于制作有多精良,而在于歌曲。挑选哪首歌来上专辑正是制作人的任务。不过话说回来,和Nuno合作了这么久,我非常理解他为什么想要做概念专辑,任何一个制作人要想在这张专辑里加进去一首原声抒情曲都有的一场硬仗要打。因此,本质上来说这是乐队自己选择不做抒情曲、而寄望于剩下那些歌能走红的。我同意时代的变迁对于一个乐队的成功来说很重要,但是另一方面有些事情的确也是可以控制的。

  你说的不错。3 sides时期乐队和厂牌间信任危机越来越严重,我见证了整个关系破裂的过程。很显然每次A&M或者A&R部门有“客人”过来,都会不停地询问我们是不是已经给他们做出来了另一首原声抒情曲。结果当然是没有。录制过程中,我很早就建议乐队应该适当地给公司点甜头,满足他们的要求。结果乐队反而指责我是“背叛者”什么的。如果是外面请来的制作人肯定会逼着乐队做原声曲,但是只有上帝才知道他能不能顶得住周围一片强烈的反抗情绪圆满完成任务。

  这并没有影响我对这张专辑的感觉,但是很不幸,这影响了专辑的销量,同时还影响了厂牌对它进行宣传和市场营销的热情。乐队和厂牌之间的持续斗争也的确影响到了唱片在公众视野中反响程度。这样的局面看起来的确让人很痛心。

  不过我要替乐队辩护一句,他们确实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是如果他们肯给策划部门和市场部门点甜头尝尝,那么世界上很有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有机会听到专辑上更多的歌曲。就像你说的有时候,乐队自己最讨厌的那些歌恰恰会成为最热门的金曲。想想看吧。

  Extreme IV(即Punchline)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就我个人口味来看它太过原汁原味了虽然这的确是Nuno和乐队想要的效果。但是对于喜欢精雕细琢的摇滚乐产品的人(如多层次的吉他、多层次的人声等),它实在有点粗劣得吓人。再加上没有一首抒情曲目(Bob打趣说这张专辑其实不是waiting for the punchline而是waiting for the single),厂牌也没什么兴趣去宣传,所以结果显而易见。

  老实说刚开始我有点反感MW先生(虽然我很感激他做出了Porno这么好听的一张专辑),因为他把E团第三张和第四张专辑定义为完全的“失败品”,并把这种失败归结于自己的缺席,还影射了Nuno霸占制作人宝座是一种乐队刚出名就开始目中无人翘尾巴的摇滚明星作风(OK我承认N同学一向是位野心家而且控制欲极强,但是Ego?)。

本文链接:http://homehelp4u.net/juecebiao/9.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