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311211黄大仙生肖资料 > 卷回恢复 > 正文

恢复高考35年回眸 亲历和见证者的大学梦(图)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17

  如今,35年过去了,高考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早已不是一个神秘的字眼,或是充满光环的词语,但是高考对于中国人生活的影响却是有增无减,成为一件牵动无数家庭心灵的大事。

  我们采访了高考35年重要节点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与他们一起回眸、分享那段难以忘怀的追梦日子。

  “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在1977年寒冬举行。1978年夏,第二次高考举行。两次考试考生达1160万人 。两届“幸运儿”在1978年春、秋分别入学。

  新中国成立伊始,我国即施行大学毕业生统一分配制。其中,国家教委直属院校毕业生,由国家负责面向全国分配;部委主管院校,毕业生由各部委在本系统、本行业内分配;省属院校的毕业生主要由各省市自治区负责面向本地区分配。

  不过在1977年之前,推荐工农兵上大学,注重的是家庭出身和政治表现。这种选拔方式,很多时候把出身“不好”但有真才实学的人抛弃了。恢复高考后,不再讲究个人出身,所有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凭借自己的才能考大学,这种扩大了的选拔方式,较之以前更为公平,也使很多过去被埋没的人才又挖掘出来。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国家根据计划和需要统一安排就业,人们多重政工轻农商。1984年“中国青年就业问题”调查结果显示,当时青年人在评价职业时看重的依次是:社会地位、社会意义、发挥个人才能和报酬。那时,人们的理想是“科学家”、“工程师”,待业青年也以“上班”为首选,实在没有出路才去干个体或服务业。

  “那时如果有同学进私企,就觉得跟没有工作一样。”家住市区东街的市民陈女士,是1991年大学毕业的,她说:“但这种观念在随后几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希望毕业后到经济特区和沿海开放城市工作的大学生越来越多,年轻人中也开始有了跳槽。”

  “人生中注定有许多平平常常的日子,总会在不知不觉中淡忘, 然而, 对我来说, 有一个特殊的日子却永远也不会忘记!1978年10月7日这一天,是恢复高考之后,我上大学的日子……”

  前几天,在泉州学研究所办公室,所长林少川谈及30多年前恢复高考,自己考入厦门大学历史系的感受。

  1977年,被中断十年之久的高考恢复了。当年高考,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冬季高考,但是在对于学生们来说,那年冬季阳光灿烂。 林少川就是当时参加高考的其中一员。

  从听到消息到考试仅20来天,林少川和弟弟林双川,刚从农田里拔出泥腿去赴考,就双双上了分数线,可体检后就杳无音信,不知什么原因而被刷下。但是兄弟俩并不灰心丧气,而是暗中使劲,准备再考。两人都是到华侨农场旁边的中学拿的复习资料,并没有很多,而且在备考阶段基本上是白天劳动,晚上抽空复习。

  1978年7月,属于林少川的机会终于被他盼来了。24岁当了4年知青的林少川和22岁当了3年知青的弟弟林双川再次参加高考。在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兄弟俩又回农场下田劳动。

  9月27日上午,他们正在农场甘蔗田里“剥蔗叶”,突然听见邮递员高声喊:“林少川、林双川,厦门大学录取通知书!” 两人赶紧从甘蔗田里钻出来,顾不得手被蔗叶划痛,激动的心情无以表达,分别用颤抖的双手,接过装着厦门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挂号信——印着“厦门大学”四个红字的黄色牛皮纸信封,上面还有用漂亮的钢笔字写下的“林少川”、“林双川”两个名字。

  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父母,也因此脸上露出笑容。听到消息,他们连忙到村里的杂货店,买了一串鞭炮燃放起来。林少川描述说,在喜炮声中,他和弟弟恍如“范进中举”,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弟弟偷偷地咬了一下手指,我挠着他的胳肢窝,好不容易才让他笑出声来。”兄弟俩都不敢相信终于实现梦寐以求的愿望。

  爱好历史的林少川,历史考了98.5分(满分100分),被厦门大学历史系录取。弟弟爱好文学,他的语文接近满分,于是上了厦门大学中文系。

  林少川说,“那时的录取率很低,当年全国约有570万名考生参加全国统考,录取人数只有27万左右,最终我们农场这批几百名考生中,也只有我们兄弟俩幸运地考上名牌大学,说‘百里挑一’也不为过。”1982年,兄弟俩毕业。当年分配工作时,弟弟上了北京到新华社工作,林少川则回到泉州,在国立华侨大学就职。

  林少川后来在自己的文章中这样写道:“这是我们兄弟人生的一个新开端,也是共和国一代‘新三届学人’人生的另一个开端:通过高考入学对我们来说看似个人一小步,却是中国历史转折的一大步。因此,虽然日历已经翻过了30多年,但那天入学的记忆却深深地嵌在我的脑海里。那个特殊的年代,注定要被历史铭记和感激。”

  “我那时已经辍学到厂里工作了,听到恢复高考才又重新回到学校。”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遍全国,陈先生又选择回到泉州一中就读高一,两年后如愿走进高考考场。

  “那时高考的关注度与现在相差无几,只是考场外没有警察维持秩序、没有家长等候。”

  1979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三年,主要以应届高中生为主,全国大学、中专、技校均采用一份高考试卷。除了语文、数学、政治、化学、物理外,外语卷子是满分100分,成绩只计入10分。

  “当时录取率很低,普通班50多人还不到10个考上。”据统计,1979年高考录取率约6.1%。当年总分在300分以上,是全国重点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分以上是全国普通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多分,在班主任建议下,选择了泉州师范专科学校,即现在的泉州师范学院。

  陈先生觉得,对于学习成绩稍差的人来说,没有今天的压力和负担,因为当年的本科生大约像今天的研究生,故考不上也并不丟人。社会、家庭、学校也没有今天如此强烈、重负的责任感、前途感和荣誉感。

  “那时读大学就是国家干部,还有补贴。”陈先生说,过去读大学不仅不会给家庭造成负担,反倒是在赚钱。每月会发23元的补贴,扣去8元的伙食费,其余的都可以用来补贴家用。

  恢复高考前几年,国家推崇发展科技,成绩好的学生都倾向选择读理科,读文科的人很少,成绩也较差,但却在录取和工作分配上占了优势。

  与此同时,由于特殊时期刚结束,教师缺口很大,有些地区还会推荐成绩较好的学生保送读师范,两年后再回原籍教书。

  19岁的陈先生被分配到南安一所农村中学,那时自己的工资是50.5元,虽不算很高,但用起来绰绰有余,没几年又升到百元。到1987年,陈先生有机会调回市区中学任教,之后一直从事教师工作。

  陈先生说,过去大学生少,社会地位高,毕业不愁工作,是改变人生命运很好的途径,所以读大学是很多人所憧憬的梦想。“虽然求职无忧,但我们对将来是一无所知,不知道自己会在何地工作,从事什么行业,只能是‘一颗红心跟党走’。”

  今天在厦门鼓浪屿上见到这样的一幕,三十多度高温加上小雨,一个一岁左右熟睡的婴儿半裸露被放在路边没人管,内裤都没穿,肚子上被虫子叮的都是包,以此乞讨赚钱。太过分了!先不说这个主使者的道德和素质何等败坏,仅凭作为一个人的起码的良知,谁看到了都会心疼!气愤的转!求曝光!@厦门警方在线

  81路车有wifi也,我现在才知道,其他车有么?@厦门同城会 @厦门生活圈 @厦门那些事儿

本文链接:http://homehelp4u.net/juanhuihuifu/58.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